阅读新闻

寺库被曝拖欠供应商货款 专家呼吁加强电商平台资金监管

发布日期:2021-09-08 19:58   来源:未知   阅读:

  “提出退店申请时寺库就已经欠我们80多万,我们天天追款,还发出了律师函,到2021年5月,陆陆续续要回来一些,至今还差47万元没有结算,导致退店流程无法推进。”谈起最近在奢侈品电商平台寺库上的遭遇,刘女士颇为无奈。

  据刘女士所知,和她有类似遭遇的供应商超过200人。除了像刘女士这样的平台入驻商家外,还有个人卖家称,自己在寺库寄卖的商品卖出两个月后仍未收到货款。

  官网信息显示,寺库2008年创立,定位奢侈品购物服务平台,涉及了奢侈品网上销售、奢侈品实体休闲会所、奢侈品鉴定与养护服务等主营业务。2017年9月,寺库在纳斯达克上市。

  中新经纬记者检索发现,在微博、小红书、黑猫投诉等平台上,有大量以“寺库”为关键词的投诉信息。据不完全统计,仅在黑猫投诉平台,寺库就有近两千条投诉,投诉内容主要是“拖欠供应商货款及退店保证金”“以系统升级为由拖延退款”等,甚至有的商家反映被拖欠十几万元货款。

  而黑猫投诉上,寺库客服的回复均被隐藏。在寺库已回复的页面里,仍有许多用户补充投诉:“商家仍未给予回复”“一直都显示在核实、稍后解决、系统升级”……

  在北京经营服饰公司的刘女士,2020年9月成为寺库平台入驻商家。“2020年账款的结算还算正常,但从2021年1月开始,寺库突然不按时结算。”感觉到事情不太对劲,刘女士在2021年3月初向寺库提出了退店申请。

  刘女士介绍,发出律师函后寺库一度给付了部分款项,至今还差47万元没有结算。5月至今,他们一直向寺库方面追款。“发邮件不回,中途寺库还经历了人事变动,我们电话联系运营负责人,对方告知申请已经提交财务部,财务会安排,但具体什么时间打款无法告知,还让我们不要再找他了。”

  刘女士介绍,现在再找寺库方面要说法,他们会反复强调“在走流程”,但什么时候走完流程,没有时间表。“寺库欠款的商家已经非常多了,我所在的维权群就有200多人。”刘女士提到。

  有类似遭遇的还有个人卖家林女士。2021年4月份,林女士在寺库位于北京市三里屯的线下体验店寄卖了一款皮包,寺库平台信息显示,该商品于6月2日售出。林女士向中新经纬记者提供的,她与寺库签订的《寺库收货协议》显示,在货品售出七个工作日内,寺库需将等值库币自动转入林女士的库支付账户。不过,七天过去了,林女士迟迟没有收到23800元的货款。

  林女士多次致电寺库客服,得到的回复是“30个工作日一定打款”。不过,令林女士没想到的是,30天后她仍然没有收到货款。当她再次联系寺库客服时,得到的回复是“现在确实无法确定(打款)具体时间,财务那边也没有给我们回复”。

  截至发稿,林女士仍没有拿到货款。“已经过去两个多月,仍旧没有收到一分钱!”

  2021年3月6日,家住北京的陈女士同样在上述门店寄卖了两条项链。寺库平台显示,两条项链分别于4月2日、6月18日卖出,货款共计12300元。

  由于没有在规定时间内收到货款,陈女士便询问寺库客服原因,得到的回应是“卖出后30个工作日内就会到账”。不过,这次寺库仍没有按期付款,陈女士随即向12135投诉。“打完投诉电话后,我接到了寺库电话,客服告诉我不能确定打款时间。”

  官网信息显示,目前寺库针对箱包、腕表、服饰、鞋履、珠宝首饰、配饰、家居、美妆等13大类目进行开放招商。

  据刘女士向中新经纬记者介绍,寺库对平台入驻商家定期结算的方式,正常结算周期是30天。“入驻商家店铺的流水直接进入寺库账户,寺库抽佣之后,再定期将货款打到商家账户。现在我们有些没底,不知道寺库是不是拿着我们的钱去干别的事了,因为我们看到寺库今年有新的扩张动作。香港九龙539191。”刘女士对货款资金的流向产生疑问。

  刘女士口中的“新动作”是指,2021年7月寺库十三周年庆上,寺库集团创始人兼CEO李日学宣布将在全国范围内通过直营加盟、联合合伙人等形式开设超过300家新零售——城市第三空间。寺库称,“城市第三空间”通过与游乐园、高端酒店、运动休闲场所等“第三空间”场景下的线下商业实体进行合作,将二手寄卖、养护、鉴定、私人订制等专业服务,完美融入到消费场景中。

  中新经纬记者联系了寺库集团,询问寺库是否存在拖欠供应商欠款,以及公司目前现金流情况。截至发稿,尚未收到回应。

  2021年1月,寺库发布公告称,公司董事会已收到公司创始人、董事长兼CEO李日学的私有化要约,拟以每股美国存托股(ADS)3.27美元(相当于每股A类股6.54美元)的价格私有化寺库。

  截至目前,寺库并未公布其2020年第四季度及全年财报,以及2021年第一季度的财报数据。2020年三季报显示,截至当年9月份,寺库拥有现金、现金等价物和限制性现金7.94亿元;截至当年6月份,寺库拥有现金、现金等价物和限制性现金12.03亿元。

  北京云嘉律师事务所律师赵占领对中新经纬记者表示,电商平台没有按照约定把售出款项支付给供货商,显然构成合同违约。但由于收货协议上对违约责任没有明确规定,因此供货商只能主张电商平台赔偿损失,即资金占用期间的利息。

  “在多方协商无果的情况下,供货商可以向人民法院提起诉讼,依法维护自身权利。”赵占领说。

  近一段时间,同程生活、贝店等多起平台拖欠供应商货款事件发生,平台资金监管备受关注。

  上海财经大学电子商务研究中心主任劳帼龄接受中新经纬记者采访时表示,电商平台上游聚集了大量供应商,二者是一种赊销关系。如果平台不遵守商业原则,挪用了要按期结算给供应商的货款,就会导致供应商拿不到钱,并最终可能导致系统性风险。“电商平台发展到今天,资本开始变得谨慎,一些急于扩张的平台就动起了供应商资金池的心思。”劳帼龄说。

  劳帼龄认为,电商行业健康发展,资金合规管理是根本。有关部门应尽快明确电商平台资金分账与监管的基本原则,加快研究、制定电商平台代收商家资金的分账与监管行业规范标准,从源头上解决“平台挪用供应商货款”顽疾。

  劳帼龄表示,电商平台也应该积极参与行业新规和标准的建立,加强商家资金管理,守好商家权益底线。平台也应通过科技创新,打通消费壁垒,帮助消费者、品牌商家等多方创造价值,而不是通过非法挪用商家资金,把商家权益当成企业发展“垫脚石”,试图走上经营的“快车道”。